微信扫描分享到朋友圈
当前位置:首页>行业动态>国内动态>正文

3.0时代中国服务外包产业面临的挑战

新一代技术革命推动服务外包进入3.0时代,与互联网、移动、大数据等新兴技术的进一步融合,服务外包产业将面临技术模式、服务模式、运营模式、交易模式、商业模式、供给模式、行业边界、服务内涵、竞争格局和服务外包产业定义等十大发展趋势。对中国服务外包产业而言,3.0时代的服务外包将为整个行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但同时也面临着转型的挑战。

  随着“大物移云”等新兴技术的普及、应用和变革,3.0时代的服务外包的出现将会极大的颠覆当前的服务外包和服务产业,交易模式、交付模式、服务模式和定价模式都发生了重要变化,3.0时代服务外包的发展将为整个行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同时,全球服务外包市场格局将发生深刻的变化,这对中国服务外包产业而言,即是反超的机遇,更是转型的挑战。 ——天津鼎韬外包服务有限公司CEO 齐海涛   随着信息技术从IT到ICT,再到ICD的革命,服务外包产业从1.0到3.0时代,在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等新兴技术的驱动下,3.0时代的服务外包将会极大的颠覆当前的服务外包和服务产业,新的服务模式、运作模式和业务模式的出现,将会带来新的行业机遇。在全球资源配置下,随着信息化发达国家企业不断释放离岸外包,服务外包市场将迎来新一轮快速增长周期;在技术革命推动下,全球服务贸易规模未来十年将出现井喷式发展,知识产权、云计算和远程服务(外包)将成为带动全球服务贸易发展的关键驱动要素;同时,技术革命也将缩短原有产业领导者和赶超者之间的差距,将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企业和产业重新放到同一个起跑线上。   因此,从产业角度看,正如同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千年虫”给印度外包企业带来的发展机遇一样,对中国外包产业而言,3.0时代是一个千载难逢的颠覆产业格局机遇,也是中国服务外包产业和企业“反超”世界巨头的一个巨大机遇。但是,对中国服务外包产业而言,3.0时代的服务外包即是反超的机遇,更是转型的挑战。对于现在的服务外包企业来说,也会带来深刻的发展挑战。下面我们通过波特的竞争分析五力模型为框架来讨论服务外包3.0时代中国服务外包产业所面临的挑战。 1、供应商维度:议价能力持续减弱   供应者的关系,实际上可视为人才问题,人才是服务外包产业发展最关键的供应要素,也是中国服务外包行业向3.0时代升级的核心桎梏。在3.0时代,制约行业人才的瓶颈进一步发展成为对于移动互联网、云计算等新兴技术人才的需求;对于大数据发掘和应用的稀缺人才的需求;对于垂直行业专家的高端人才的需求;以及“技术+行业”、“语言+服务”等复合型综合人才的需求。   2、替代者维度:在新技术革命中起步即落后   一是中国云计算实力全球倒数第四。从全球商业软件联盟对占全球经济总量的80%的24个国家的云计算实力进行评估后发布的“BSA全球云计算计分卡”看,中国倒数第四。新技术革命催生的新服务外包企业,以及通过产品服务化、软硬件一体化和跨界融合所产生的新外包企业一定在技术革命领先的国家更有发展的机遇,这对中国的服务外包企业带来新的替代者的威胁。   二是服务回流现象。随着云计算、大数据和移动互联网的应用和普及,在美国、欧洲本土提供外包服务的成本与离岸不断接近,同时服务的相应能力、劳动力素质和技术能力则具有明显优势,服务回流发包国家成为值得警惕的现象。   3、客户维度:谨慎的买家和贸易保护主义的兴起   一是犹豫的买家。外包买家决策慢,许多外包决策被推迟。HfSResearch研究数据表明:经济衰退的风险将阻碍四分之一的买家签署合同,直到经济不确定因素得到消除。而不稳定的经济导致买家犹豫不定,四分之三的买家预计会稍稍改变外包决策方面的重心,或者他们不知如何是好。而仍在四处选购外包服务的客户会将外包资金集中投入到数量比较少、定价模式比较简单的交易上。 二是全球服务外包行业景气度不明朗。近年来,受全球经济低迷的影响,全球服务外包行业处于不景气时期。HY Group报告显示,2013年第二季度的合同数量较上年下降20%,而第三季度的合同数量则从去年的472个降到今年的381个(相当于下降19%),并且合约的价值也随之下降。第三季度合同数量下降充分说明外包服务市场不景气,因为通常第三季度是外包行业最繁忙的季节。IDC的研究报告数据显示,与2011年相比,2012年全球IT服务支出和业务外包支出的增速都有较大幅度的下滑。   三是发包国政策转向保守。尽管外包模式增强了发包国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和盈利能力,但也因此造成其对应的就业岗位数量的下降。虽然总体上可以通过提供更高端的就业机会从而使总体数量实现均衡,但低端就业岗位确实会出现绝对数量的减少。出于维持就业率的考虑,美欧日等发达国家在政策上对外包的态度转向保守,对整个市场造成负面打击,国内企业也会因此受到影响。   4、替代者维度:警惕门口的野蛮人   服务外包产业的跨界融合,将其他行业的企业纷纷带入外包行业,在3.0时代,已不能再用传统的产业划分来看待服务外包,我们的竞争对手也不再仅仅是传统的服务外包企业。随着跨界融合的不断深入,服务外包产业的竞争格局将愈发激烈。例如微软、SAP、用友等企业纷纷从传统的软件产品销售模式转向SaaS模式的软件服务,已经对许多软件外包企业构成竞争威胁;Google、亚马逊等互联网企业提供的云平台和云服务,则已经蚕食IT服务企业的市场份额。   5、竞争维度:差距重新扩大   一是差距重新扩大。中国服务外包产业总体是在2.0时代用1.0的模式发展,成本仍然是中国企业竞争发展的关键要素。在产业进入3.0时代之际,我们在2.0时代与全球竞争者之间的差距有扩大的趋势。 二是丧失国际市场的议价权。在2.0时代,中国服务外包企业以成本为优势,在中低端领域发展,获得了参与国际竞争的入场券和议价资格。而随着3.0时代更多不同领域,创新模式企业的进入,如果不转变我们的服务模式、技术模式和商业模式,就有可能无法获得定价权,更有可能连议价的权力也没有,重新丧失入场的资格。   6、自身禀赋角度:成本压力和市场压力并存   一是汇率变动。根据中国进出口银行测算,人民币每升值1%,外包行业的利润将降低0.7个百分点。由于中国外包业务平均净利润率大约在10%~20%区间,更有众多企业则小于10%。如果人民币持续升值,离岸外包的成本驱动力将越来越小,中国绝大多数外包企业赖以生存的价格优势将被削弱甚至消失。   二是人力成本增加。对于服务外包企业,人的成本是主要成本,普遍要占到60%甚至70%。近几年的加薪情况,就一线城市来讲,大企业中的初级技术人才的加薪幅度在10%~15%之间,中高级人才的加薪幅度则要达到20%~30%。而目前普遍的净利润水平在10%~20%之间,按照人力成本占比60%计算,在其他情况不变的情况下,当前的涨薪趋势只要持续三年,就将完全吞噬掉企业的全部利润。未来几年外包企业对人力成本增长的控制仍是最大挑战之一。   三是警惕服务“富士康”。如果说五年前,中国服务外包行业相对于印度还是有非常明显的成本优势,但是经过最近几年连续的人工成本上涨和人民币升值之后,中印之间的人工成本已经没有什么差别了,尤其是在中国的一线城市。劳动力供不应求趋势已经出现,工资持续上涨已属必然。在不改变当前“卖人头”模式的前提下,服务外包企业就要面临利润率持续下滑的压力,将不得不依靠纯规模服务路径寻求发展,这样的发展结果就会重蹈制造业大规模、低利润的“富士康”路径。     四是愈演愈烈的价格战。随着国内发包市场的快速发展,外包的需求呈现出非常旺盛的局面,导致大量的新兴外包企业进入这个市场。由于这些外包企业并不具备核心竞争力,因此在获得订单的过程中主要是靠价格为竞争手段,最终导致竞争的不断加剧,造成行业利润率持续下滑。   7、以人才、市场、并购和研发延长中国服务外包企业的理论成长期   总的来说,大多数中国服务外包企业目前还处在利用劳动力差价来获得利润的外包1.0阶段。换句话说,如果能够把握住新技术革命带来的产业颠覆时间窗,中国外包产业就将跨越2.0阶段,步入具有更高盈利能力的外包3.0时代,这是中国服务外包产业赶超的一个历史性机遇。   随着新技术革命的到来,中国领军服务外包企业增速明显放缓,成长性受到很大的挑战。只有抓住新技术革命的契机,中国服务外包企业和产业的高增长才将有望持续。对此,我们认为有四个关键要素是3.0时代中国服务外包产业发展的关键,包含支持研发创新、补贴高端人才、促进内需市场和鼓励海外并购。   支持研发创新——鼓励新技术应用领域的企业研发和创新。成本要素越来越不是产业发展的关键,服务外包企业对新兴技术的把握,以及将自身服务向CM(云和移动)迁移。在中国服务外包企业利润率下滑,成本攀升的情况下,政策和资金支持的重点应该向研发和创新倾斜。   补贴高端人才——解决企业转型发展所需要的高端人才。新技术人才,复合型服务人才和行业专家是3.0时代外包企业发展成长的关键。低端操作型人员的需求虽然仍会延续,但越来越不成为企业需求的重点和利润的来源。因此对于复合型行业人才和转型所需的技术人才在服务外包产业的引进和聘用给予支持应该成为下一步人才政策的重点。   促进内需市场——新技术革命将带来中国本土企业新一轮信息化和服务化的发展高潮。对比印度,印度的外包服务是趁着千年虫的机会直接进入了美国市场,而我国则是通过跨国服务供应商在中国的转移服务而启动的,所以国内企业的离岸市场能力存在着先天不足,而国内市场则是中国服务外包企业的先天优势。通过引导内需市场提升国内企业的服务能力,同时通过鼓励国内企业与海外企业的合作,让渡市场获得海外外包订单和技术能力,可以有效的支持服务外包企业的转型发展。巅峰软件的离岸OBC模式就是这个思路的一个尝试。   鼓励海外并购——并购是必由之路。为了增强离岸市场扩张能力,就需要提升在目的市场国的到岸能力。但国内企业整体规模较小,到岸能力也就较弱,制约了离岸业务的成长性。成功的进入战略客户的外包服务提供商池,是一个颇为耗费时间和资源的过程,因此,最好的方式是通过并购获得现成的优秀团队。更重要的是,通过并购获得服务外包企业缺乏的核心技术和服务能力,能够有力的支持企业的转型。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在产业的“物竞天择”法则作用下,不适应“云”服务模式的企业将退出产业的舞台,而抓住这一浪潮的企业将得到更好的发展机遇。如果能够把握住新技术革命带来的产业颠覆时间窗,中国外包产业就将跨越2.0阶段,步入具有更高盈利能力的外包3.0时代,这是中国服务外包产业赶超的一个历史性机遇。                                                              ——本文转自:中国外包网

行业动态Industry Dynamics